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

    <em id="4xftw"></em>

    <rp id="4xftw"></rp>

        實現1億人落戶城鎮化目標,青島的機會很大

        有許多跡象表明,新的城市化浪潮即將到來!
         
        4月9日,黨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建立更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體系和機制的意見”,在朋友圈中顯示了一個畫面。
         
        這個觀點太重要了。因為只有完善以市場為導向的要素配置,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這一觀點的目的是促進要素的獨立有序流動,提高要素配置的效率。
         
        這些元素是什么?意見中還提到土地、勞動力、資本和技術,其中四項是傳統要素:數據。
         
        其中,核心要素--勞動力的自由流動--可能會被公眾更多地感知和期待。提出應促進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綜合落戶政策的調整和完善,放開和放寬除個別特大城市外對城市落戶的限制,試行戶口常住場所登記制度。政府明確建議根據居民人口的多少,促進公共資源的分配。
         
        這為勞動力的自由流動提供了“頂級設計”。
         
        同一天,國家發改委發布了2020年新城鎮化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的重點任務,勾畫了今年城鎮化的遠景和道路。
         
        城市化是隨著工業化的發展,城鎮非農產業集聚和農村人口向城鎮集中的自然歷史過程。它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趨勢,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標志。
         
        可以說,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與城市化進程是一致的。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工業化進程的加快,我國城市化經歷了一個起點低、發展迅速的過程。
         
        然而,在這一過程中也積累了一些突出的矛盾和問題,如市民化進程的滯后、一些城市“蔓延蛋糕”的擴大、“城市疾病”問題日益突出等。
         
        從地理上講,城市化是從農村向城市的空間轉換,而城市化的核心是人類的城市化。
         
        “任務”建議在城市實現1億非戶籍人口的目標。要實現這一目標,關鍵在于勞動力的自由流動,如何自由流動,正如前面提到的,中央政府已經做出了高層的設計,然后是實施問題。
         
        在一年之內,落戶市,一個人口相當于菲律賓或埃及的國家,肯定是一個“宏偉的項目”。使農村人成為城市人是一項系統工程,絕不是一個“記錄”。
         
        人口是一個城市的核心競爭力,面對如此大的蛋糕,各大城市自然希望分一杯羹。
         
        青島作為一個新興的特大城市,應該說是有實力的,機遇就擺在我們面前.“任務”明確提出要優化直轄市、省會城市、單列城市和重要節點城市等中心城市的發展,以提高其能源水平和核心競爭力。
         
        青島作為一個單獨上市的城市,將得到重點支持。如果我們能充分利用政策紅利,順應潮流,不僅可以得到蛋糕,而且有機會在這一輪城市化浪潮中彌補城市化率低的問題,從根本上增強整體實力。
         
        1.不再\\“平均兵力”,中心城市優先
         
        改革總是循序漸進的,用石頭過河。無論是改革開放還是城市化。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工業化進程的加快,我國城市化經歷了一個起點低、發展迅速的過程。
         
        1978年至2013年,城鎮常住人口從1.7億增加到7.3億,城市化率從17.9%上升到53.7%,年均增長1.02個百分點,城鎮數量從193個增加到658個,城鎮建設數量從2173個增加到20113個。京津冀、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三大城市群聚集了18%的人口,占國土面積的2.8%,創造了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6%。它們已成為促進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和參與國際經濟合作與競爭的主要平臺。
         
        城市化的快速發展吸收了大量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提高了城鄉生產要素配置的效率,促進了國民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帶來了社會結構的深刻變化,促進了城鄉居民生活水平的全面提高,取得了顯著成績。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也存在很多問題,比如
         
        大量農業轉移人口難以融入城市社會,市民化進程滯后,城鎮內部存在新的二元矛盾。
         
        土地城市化速度快于人口城市化,建設用地面積大,效率低。
         
        中小城市的集聚產業和人口不足,潛力尚未充分發揮,小城鎮數量大,規模小,服務功能薄弱。
         
        城市管理服務水平不高,“城市疾病”問題日益突出。
         
        隨著這些問題的出現,我們正在思考應該采取什么樣的城市化。
         
        2014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國家新城市化規劃(2014-2020年)”,確立了以人為本、與四個現代化同步、優化布局、生態文明、文化傳承的中國特色城市化新道路。
         
        事實證明,這條道路是符合中國國情的。然而,這一規劃存在明顯的不足,即一些平庸的努力,各級城市都要發展,沒有明顯的優先考慮。
         
        特別是考慮到當時大城市所面臨的各種城市疾病,該計劃明確提出要限制大城市的規模,特別是在人口規模方面:“嚴格控制人口超過500萬的大城市的規模。”
         
        經過五、六年的發展,我國城市化出現了一種新的趨勢和規律,即大城市的“馬太效應”繼續出現,其在資源聚集和資源配置效率方面的優勢不斷顯現。
         
        這就像大型跨國公司和中小型企業之間的巨大差異,它們在市場競爭中的地位和作用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我們忽視這種差異,片面強調協調發展,甚至搞平均主義和大鍋飯,那就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就會造成資源的巨大浪費。
         
        中央政府很清楚這一點。去年12月16日出版的第24期“秋詩”雜志發表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文章“促進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明確指出中國經濟發展的空間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主要的空間形式承載發展要素。要適應新形勢,規劃區域協調發展的新思路。
         
        文章充分肯定了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主力軍”地位。為了充分發揮其作用,文章指出,要增強中部城市、城市群等經濟發展優勢地區的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必須消除資源流動的障礙,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促進各種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集中到優勢地區,提高資源配置效率。
         
        可以說,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文章為未來城市化指明了方向。
         
        國家發改委2020年發布的新城鎮化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重點任務明確提出,“加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綜合承載能力,優化資源配置”是這一指示的實施。
         
        就人口規模而言,特大城市也是“不附帶條件”的:我們將基本取消對居住在城市地區300多萬居民的城市關鍵群體的落戶限制;鼓勵合格的I型大城市完全取消落戶限制,超級特大城市將取消郊區新區的落戶限制。
         
        2.強者愈強
         
        新的資源配置規則決定了大城市將獲得更多的資源配置權,也就是說,實力較強的城市將更加強大。
         
        而弱勢城市在新一輪的競爭中,將處于越不利的地位,越弱越弱。“馬修效應”將更顯著,分化必然會加劇。
         
        哪些城市將在這一輪城市化中發揮強有力的作用?很明顯,它將成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
         
        首先,中國有九個中心城市,包括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成都、武漢、鄭州和西安。
         
        國家中心城市是直轄市和省會城市一級的新“塔尖”,集空間、人口、資源和政策的主要優勢于一身。
         
        這個國家的中心城市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鄭州的反向趨勢就是一個例子。2016年,鄭州被提升為中國的中心城市,自那時起,“直升機模型”就被推出了。
         
        2016年,鄭州市GDP完成7994.2億元,增長8.4%,居全國第18位。
         
        2017年,鄭州市GDP直接突破“8,000億”水平,進入“9,000億”水平,達到9130.2億元。
         
        2018年,鄭州GDP成功進入“萬億俱樂部”,成為北方第四大城市,僅次于北京、天津和青島,全國排名進一步升至第15位。
         
        鄭州人口的快速增長也是令人矚目的。
         
        2017年,鄭州常住人口增加了156800。2018年,這一增幅達到255300,一舉突破1000萬大關。2019年,增長率沒有下降,增幅仍高達216000人,位于全國第二營區。
         
        在這一輪城市化進程中,這些城市將獲得更大的資源配置空間,再加上自身的強大實力,強者必然會更強。
         
        當然,“任務”中提到的中心城市不僅指全國中心城市,而且還包括“省會城市、單獨上市城市、重要節點城市和其他中心城市”。要加強土地利用等要素的保障,優化主要生產力布局,改善部分中心城市的規模結構和管轄范圍,解決發展空間嚴重不足的問題。
         
        同時,城市群將在這一輪城市化中占據主導地位。“任務”明確提出了加快實施京津冀協調發展戰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戰略、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戰略和優質發展戰略。
         
        全面實施城市群發展規劃,促進哈爾濱、長江中游、中原、北部灣城市群建設分階段推進,支持關中平原城市群規劃實施聯席會議制度的實施,推進蘭州-西寧、湖澳、鄂渝等城市群的健全綜合發展機制,促進天山北坡、滇中、山東半島、黔中城市等邊境城市群的發展。
         
        這是青島的一個機會。
         
        在中國近代史上,青島的城市化應該被認為是早期的。
         
        在青島,許多中國人第一次誕生:中國第一家電影院,中國第一部有聲電影,中國第一座有車的城市,中國第一條高速公路,中國第一輛火車機車和第一瓶礦泉水,中國第一家帆船俱樂部,亞洲第一座海洋館等等。
         
        這些都是現代城市的重要標志。
         
        1949年6月,青島解放后,將青島市劃分為七個區:南區、北區、太西區、臺東區、四川區、黎昆區和福山區。也就是說,在中華居民共和國成立初期,青島市都是沒有郊區的城市,城市化率幾乎是100%。
         
        與膠南縣、膠縣、即墨縣、平度縣、萊溪縣被劃歸青島管轄,青島有農村郊區。正是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城市布局,青島市的城市化率一直較低。
         
        近年來,隨著一系列重大戰略的實施,如東擴、北發展等,青島市城市面積不斷擴大,城市人口規模明顯擴大。
         
        2016年,青島市城市化率達到41.53%,成為山東省第一個城市化率超過70%的城市。2019年末,青島市居民人口城市化率達到74.12%。
         
        但即使如此,青島的城市化率仍處于全國第二梯隊的后面。其他特大城市的城市化率大多高于青島市。2019年,南京的城市化率為83.2%,武漢的城市化率為80.49%,杭州的城市化率為78.5%,西安的城市化率為74.61%,成都的城市化率為74.41%。
         
        從總體上看,山東省以中小城市為主,城市化率低,中心城市的主導作用不明顯。這種城市發展模式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近年來山東人口的增長和轉型升級。
         
        因此,拓展和加強城市平臺顯得尤為重要。根據山東省“十三五”人口發展規劃,到2020年,濟南、青島居民人口將達到500多萬,進入特大城市行列。
         
        這一目標已提前實現。最近,住房和建設部發布了“2018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全國各大城市城市居民人口排名已經公布。青島市常住人口已超過500萬,正式升遷至特大城市。
         
        在這樣一個關鍵節點,中央政府發布了大量文件來支持中心城市,這為青島實現進一步轉型帶來了巨大的機遇。
         
        在這次發布的“新城市化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關鍵任務2020”中,青島市面臨著許多機遇。
         
        例如,基本取消對常住人口超過300萬的城市重點人群的落戶限制。為了降低落戶的門檻,青島繼續升級其政策,目前在類似城市有相當大的競爭力。
         
        “任務”提出了加快實施京津冀協調發展戰略,發展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建設粵港澳大灣地區,發展長江經濟帶,保護黃河流域生態,發展優質發展。青島將充分發揮其作為黃河九省區出口的獨特作用,向黃河流域吹起風來,促進黃河流域的全面開放,成為龍頭企業。
         
        例如,“任務”明確提出加快重點城市群的發展,促進山東半島等省份城市群的發展。今年2月,山東省委、省政府發布了“關于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更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的實施計劃”,提出以同一城市為導向,培育和發展濟南大都市區和青島都市區,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山東半島城市群。在中央和省級的支持下,青島有了足夠的實力。
         
        “任務”還提出優化直轄市、省會城市、單列城市和重要節點城市等中心城市的發展,加強土地利用等要素的保障,優化主要生產力布局,完善部分中心城市的規模結構和管轄范圍,解決發展空間嚴重不足的問題。青島作為五大獨立上市城市之一,將享受到政策的好處,膠州“撤市”的步伐也有望加快。隨著市轄區規模的擴大,青島市的城市化水平將進一步提高。
         
        青島市也有許多城市沒有的優勢,即青島有即墨區、平度市、萊溪市“一區兩市”,是一個國家級城鄉一體化發展試驗區,黃金含量高。“任務”提出,實驗區應首先從完善城鄉人口流動制度、完善農村產權抵押擔保能力、構建城鄉產業協調發展平臺等方面入手,加快探索一條有效的改革與發展道路。這是青島的一個機會。
         
        城市化是維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強大動力。目前,青島市存在的許多問題可以通過城市化來解決,包括產業轉型升級問題、內需不足問題、擴大投資問題、突破平度萊西地區實現區域協調發展問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等。
         
        機會就在我面前。如果青島能抓住機遇,抓住機遇,在這一輪競爭中獲得優勢!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
          <em id="4xftw"></em>

          <rp id="4xftw"></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