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

    <em id="4xftw"></em>

    <rp id="4xftw"></rp>

        教育行業正在卷土重來?一份畢業生報告稱:就業率超金融業

        在北京大學2019年的畢業生中,教育行業的簽約率已經超過了金融業,成為主要的就業選擇。北大等名牌大學畢業生就業市場需求面的變化,已經轉向了高校系的供給方。
         
        教育已成為就業市場的“風口”。
         
        近日,北京大學發布了“2019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教育領域的注冊畢業生人數超過了金融和互聯網行業,在所有行業中排名第一。
         
        一方面,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對傳統高薪崗位的需求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深圳300000年薪招聘中小學教師的帶動效應以及中小學社會培訓的普及,使教育成為北京大學等名校畢業生的良好就業選擇。
         
        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任有群在接受“上海戶口網”采訪時說:“進入基礎教育領域,不僅鼓勵而且促進了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層次綜合性大學畢業生成為中小學教師,這對教師職業的發展是一件好事。”
         
        任友群說:“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進入教育領域的高層次綜合性大學畢業生的人數不會太大,中小學教師的培訓主要依賴于師范院校,這樣的培訓體系不會動搖。”
         
        需求側就業市場的變化已被驅動到供應側的大學學院。2019年9月16日,蘇州大學師范學院揭幕。2019年10月20日,南京大學陶行知師范學院成立。高層次綜合性大學開始建立師范院校,培養基礎教育人才。
         
        就在幾年前,由于教育學科在科研和人才培養上的薄弱,出現了一波綜合性大學的教育學院被取消的浪潮。當前,就業市場的興起,為綜合性大學教育學院的建立或恢復提供了機遇,也帶來了新的學科定位。
         
        教育行業的簽約率高于金融業。
         
        在短短三年的時間里,北京大學的教育畢業生人數經歷了一個轉折點。
         
        在2017年北京大學畢業生中,教育行業承包商數量僅為第四位,占畢業生總數的13.71%,比第一大金融業少近10個百分點。到2018年,教育合同的比例繼續下降到12.89%。但在2019年畢業生中,教育合同比例飆升至23.03%,約2281人,在各行業排名第一,超過金融業3.15個百分點。
         
        北京大學2019年的畢業生包括1352名博士生。高校是其重要的就業單位。此外,相當多的北京大學畢業生將加入基礎教育領域。
         
        不同學科的畢業生進入教育領域的人數存在顯著差異。例如,在北京大學中文系2017年畢業生中,教育是就業人數最多的行業。共有35人選擇教育,占目前中文系就業畢業生的25.4%,其中博士生22人。
         
        進入基礎教育領域的名校畢業生一般選擇大城市重點高中。例如,北京大學中文系宣布的2017年典型的教育就業單位不僅包括武漢大學、湖南大學和其他院校,還包括著名的高中,如北京第11學校。
         
        2019年,情況就不同了。北京大學工程系的一名工作人員在接受“上海戶口網”采訪時表示,過去,該系的畢業生很少接受教育,而在2019年,有幾名畢業生進入了教育領域。從目前的就業意向來看,2020年畢業生有可能進入教育領域。
         
        這個工程系的大部分畢業生都是博士,上面的人說,科研機構自然是就業的主要目的地,但由于近兩年經濟不景氣,外國企業招聘的人數有所減少,進入教育行業的畢業生人數也相應增加。
         
        “我們系的大多數學生都是高考期間的參賽者。近年來,高考的自考率有所提高,參加競賽的成績對學生上學更為重要,因此一些知名的高中來到我們系‘打劫’畢業生來指導比賽。”\\\\“競賽教練的收入高于普通高中教師,平均年收入在250000到300000元之間,不包括獲獎后給學生的獎金,”上述人士說。
         
        為什么前幾年廢除教育學院?
         
        優秀人才進入教育領域,但這些未受過正規教育的畢業生,能否勝任中小學教師的職位?
         
        發言人說:“這方面需要進一步加強。首先,這些綜合性大學的畢業生需要參加教師資格證書。第二,我們鼓勵在高水平綜合性大學設立師范學院。如果這些大學的學生有興趣從事教育工作,他們可以到師范教育學院選修專業課程或繼續學習。”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任友群說。
         
        北京大學中文系的57名本科畢業生中,有3人選擇了2017年在中國留學,其中3人進入了北京大學教育學院。
         
        2018年2月發布的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深化新時期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提出了為促進一批高層次綜合性基礎大學建立師范院校、開設師范專業、積極參與基礎教育和職業教育師資培訓創造條件。
         
        幾年前,一些綜合性大學相繼退出教育學科,形成了一股大趨勢。2015年11月20日,中山大學廢除了教育學院.同年4月3日,南開大學取消了南開大學高等教育學院的獨立單位結構,保留了該機構的名稱,并將其調整為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下屬的一家現成的研究機構。
         
        2016年,山東大學高等教育研究中心被撤銷,改為黨委辦公室和校長辦公室,更名為高等教育政策研究室。同年,蘭州大學取消了教育學院,停止了本科專業的招生。2017年,廣西大學教育學院被取消,并暫停了本科專業的招生。
         
        2015年開始的“雙一流”建設被認為是綜合性大學廢除教育學院的直接原因。北京大學前校長林建華指出,為了在“雙一流”建設和新一輪學科評價中占據有利地位,一些高校取消了薄弱學科和機構,通過加強主導學科和制度調整和分配學科。
         
        據廣西一位教育學者介紹,廣西大學教育學院被廢除的背景之一是,自成立10年來,一直未能獲得教育學和心理學碩士學位的授權,只能依靠公共行政學院的一級公共管理學科來招收研究生。
         
        “廣西大學2006年設立教育學院時規定的職責之一是為今后從事教學工作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提供必要的選修課,但這一責任尚未得到很好的履行。除了幾年的教師職業資格考試培訓和幾門教育學選修課外,教育學院未能組織和系統地提供從事教學職業所需的選修課。”
         
        寧波大學教師教育學院副教授周國平在接受“上海戶口網”采訪時表示,頂尖大學更關注學科和學院的研究水平及其外化。與其他學科相比,教育學科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固有的缺陷:實踐性和經驗性強,學科性和專業性差。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其在綜合性大學中的地位,也是前幾年一些綜合性大學退出教育學院的主要原因。
         
        教育學院正在卷土重來
         
        如今,就業市場的普及為實用教育學科提供了“卷土重來”的機會。
         
        江蘇大學于2001年12月成立了中國第一所師范教育學院。目前,它只招收本科師范教育技術專業。物理、語文、英語等師范類專業仍設在其他專業。與此同時,學院招收了近370名研究生。
         
        浙江大學和鄭州大學是為數不多的幾所綜合性大學招收本科生的教育學院。北京大學、中國大學教育學院、清華大學教育學院只招收研究生。
         
        “美國研究型大學的教育學院基本上是專業學院,只招收研究生。”周國平說。
         
        到2017年底,全國有教育碩士學位的高校有142所,除59所高等師范院校外,大部分是綜合性院校。15所高校擁有教育學博士學位,除9所師范院校外,其余6所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大學等6所高水平綜合性大學。
         
        中國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立在接受“上海戶口網”采訪時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全國代表大會的教育學院現在被要求帶頭參與中小學教師教育和中小學教師培訓,而不是直接招收本科生,而是為對大學教育感興趣的本科生提供二級學位,或培訓一年的教育碩士。”中國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周光立在接受“上海戶口網”采訪時說。
         
        中國政治協商會議委員、北京大學教授閔維方在2017年兩會上提出,可以在中國綜合性大學設立教育學雙學位,或者增設教育培訓機制一年,為渴望從事基礎教育教學的優秀畢業生搭建一個平臺,這也是發達國家的普遍做法。
         
        2017年11月,教育部明確表示,將鼓勵支持符合條件的高校試行雙學位制,并設立“教育雙學位”。但目前,教育碩士的學習年限一般為2-3年。除課程學習外,教育碩士的實習時間原則上不少于一個學年,其中校外實習不少于一個學期。
         
        周光立認為,在這一指導下,中國高水平綜合性大學的本科生也將愿意申請一年制的碩士學位。“第一,我們在五年內實現了連續閱讀,節省了時間;第二,學生受雇于大城市的著名中小學,薪水高,社會地位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大城市名校招收的綜合性大學畢業生幾乎主要是名牌大學畢業生,普通綜合性大學畢業生在競爭中沒有優勢。
         
        周國平說:“當綜合性大學決定是否建立或恢復教育學院時,少數大學會給出肯定的答案,但我認為仍然有許多綜合性大學會給出定性的答案。”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
          <em id="4xftw"></em>

          <rp id="4xftw"></rp>